戏剧演员的磨练与塑造 - 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
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新晨范文网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戏剧艺术理论论文 >> 正文

戏剧演员的磨练与塑造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作者:洪丽卿单位:揭阳市潮剧团广东揭阳

戏曲演员进练功场拼搏,吊嗓练声,磨练唱念功,摸爬滚打,磨练文武功,这是演员的必修课。没有这些体现唱腔美与形体美的唱念做打基本功的支撑,演员上台表演便缺乏美的艺术韵味。然而这一切外在的功夫,仅仅是表演艺术的基础,演员的另一更重要的必修课,是磨练塑造人物的内在功夫。

塑造人物是戏曲表演艺术的最高任务和最终目的。如果戏曲演员只练基本功便浅尝辄止上台表演,心中无人物,其结果只能在舞台上摆出个角色的躯壳,令人不明所以而索然无味。演员只有在磨练外功的基础上,终生不懈地磨练内功,向完成塑造人物的最高任务冲刺,才有可能赢得演艺事业的成功与辉煌。练无形的内功比有形的外功更难,难在于它要求演员须具有较高的戏剧修养。这就要求演员学好戏剧理论,并在表演实践中逐步理解探索。塑造人物的内功涉及方方面面,哪方面是主要着眼点,用功点呢?历经二十余载的理论学习和演艺实践,我逐步感悟,演员表演,要使人物血肉丰满灵魂活现感染观众,当在性格与感情上下足功夫,因为性格和感情是角色的生命。

一、把握角色刻画个性

人世间众生,性格千差万别,戏剧反映生活,不同的人物具不同个性。演员塑造人物,最重要的是对角色的心理体验。接到剧本后,首先确定角色定位,深切体会和把握角色的身份、特有的身世经历、文化素质、思想内涵和个性特征,乃至角色在剧中的地位,与剧中其他人物的关系等。对角色的这许多研究和把握,是砍柴前的磨刀,是上战场前对枪杆子准星的校验。只有把握角色的这一切,下来的表演才能做到心中有数,准确细腻。特别是对角色的个性特征的掌握,从大处看,是善良还是凶恶,是耿直还是狡诈,是仗义还是无良,是倔强还是懦弱……从细微处看,为善为恶,是事出有因还是出自秉性;救人杀人,是替天行道还是图谋私利;爱恨情仇,是有缘有故还是无知误解;拍案而起,是一时冲动还是矢志不移……把握了角色的“内在”定位之后,接下来再用心寻求表现角色的“外在”表演程式。此时,演员切忌因图省事而套用曾经演过的各类人物的习惯程式和表演套路,而应根据人物的个性特征,认真地选取能准确表现“这一个”人物的唱念做打外在功夫。从生活和人物着眼,讲究真、切、妥、贴,再从表演着手,注重准、实、精、到。让肢体语言汇同戏剧语言、音乐语言,完美地完成塑造“这一个”的任务。运用这种“由内到外”,“由外到内”的体验方法,有效地保证演员对角色的理性把握和形象表演的统一,得心应手地塑造出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我饰演《浮沉记》中的县令夫人周玉环,精读剧本后,知她从小生活在社会底层,亲身感受百姓乃至自己的亲人遭冤受欺的悲惨经历,铸就她善良、耿直、富于同情心的心地;际遇赋予她嫉恶如仇,敢于抗争的品格。纵观全剧她的主要行为:闯公堂指责丈夫——县令王密枉法,送盘缠支持受害人郑翠萍上京告状,目睹奸子为灭口又将郑翠萍杀害,愤而冒死上京揭露元凶,最后公堂上指证凶徒为死者伸冤雪恨,舍生忘死,上天落地,全由她的性格所主导。理性认知角色之后,觉得人物在我心中活了起来,表演时,我很自觉地以人物性格去主导人物的行为,又以人物的行为去刻画人物的性格,唱腔,身段,动作设计则以闺门旦表演程式为主体揉合武旦表演程式的一些成份,两种表演程式的揉合,妥帖地刻画角色个性中的善良、富于同情心的温柔一面和嫉恶如仇、敢于抗争的凌厉一面,时而柔情似水,时而凌厉泼辣,使人物性格鲜明,血肉丰满。特别是用心刻画好周玉环劝夫投案的复杂心理:她劝说心爱的丈夫投案自首,深知此举必招致丈夫带罪落狱,想到日后夫妻罹难,家庭破碎,难禁心头酸楚,一边劝说,一边落泪,痛苦得差点改变主意。可一想到丈夫若不自首,冤死者永无伸冤之日,杀人者还将嫁祸于丈夫,终于狠心坚持,理直气壮,愿与丈夫同伸正义,共担苦难:“你若因罪坐牢狱,我愿探监送饭来,你若丢官家困苦,我愿种田饲猪崽,只求你留得清白风骨在,俺夫妻,天理无亏永和谐。”大义心声,真挚情感,终驱云破雾,使丈夫痛下决心。观众夸我表演准确细腻,把人物既善良多情,又耿直倔强的性格刻画得立体浑厚,真实可信。

二、融入人物表达真情

唐朝大诗人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过于情。”足见,演员要使自己塑造的人物“感人心”,“情”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夫情动而言行。”显然,“情动”是主导,“言行”是“情”的表现。演员在塑造人物时,不仅要把握角色定位,还须用心体验角色的内心情感,把握角色在戏剧特定情境下的心理特征和心路历程。这就要求演员,全身心融入角色,把人物的喜怒哀乐,人物在错综复杂的戏剧环境中的情绪变幻,融进自己的心灵,表演时以情带声,以情带身段,以情带动作,细腻准确地表达人物的特定情感。所谓细腻,是指真切地传达人物特定情境下的感情特质与程度,用心处理好节奏的快慢,嗓音的强弱,动作的力度,情感喧泄的收与放,使人物的感情具质感与深度;所谓准确,是指表演夸张而不出格,传情到位而不缺失。表演过分夸张,会导致人物变形不真实,传情不到位,会导致人物苍白无力,平淡无味。只有细腻准确表达人物的真情,才能活现人物的灵魂,唤起观众的共鸣,产生震撼人心的感染力。

感情是演员与观众交流的桥梁。观众进剧场看戏,不会满足于了解一个戏剧故事,他们关注的是演员的表演艺术,受感染的是演员表演时或催人泪下,或予人愉悦,或催人奋进的情感喷发。戏曲表演大师梅兰芳的经典剧目《霸王别姬》,故事十分简单,震撼观众的是大师以精湛的演技表现人物生死别离的悲壮之情。

认识了感情对于塑造人物的重要性,每每在出台前,我总会静静地坐在后台一角,酝酿、积蓄着走上舞台表达各种感情的力量,鼓舞自己:情不感人誓不休。

塑造周玉环,我把身心融入角色,进入戏剧情境时,感同身受地抒发从内心溢出的真情实意,表现人物千变万化的感情:指责丈夫枉法的不满之情,同情郑翠萍蒙冤的怜悯之情,劝说丈夫改正错误的急切之情,痛斥凶徒杀人犯案的愤怒之情,凄楚时一字一泪,愤恨时切齿咬牙,诉说时理直气壮,哀怨时泣不成声。特别是把握好周玉环一方面深爱丈夫,一方面痛恨丈夫枉法。那种告夫只为伸正义,求情(求太尉杨震从轻处罚丈夫)只为夫妻情义的爱恨交织之情,使人物的义与情,理性与情感达到完美的统一。

《沉浮记》去年参加第十一届广东省艺术节演出,我塑造周玉环受到专家和观众的肯定,荣获优秀表演奖。

三、用好眼神活现灵魂

眼睛是灵魂之窗。演员真切地用好眼神,是刻画人物性格,活现人物灵魂的一大要素。

眼睛对于演员较之身段更富有传神的表现力,更能展示戏曲特有的美,而且眼神是将内心活动与身段紧密结合而将人物情感外显的主导,是人物灵魂最集中表现于外的门户。然而,表演大师们总结一句话:“传神之难在目。”这是因为运用眼神活现人物灵魂,是演员表演艺术中高层次的内功。眼睛绝不可以随便转,眼神绝不能不经意的用,空幻无物的眼部机械转动,眼中无戏,眼空神散是表演的大忌。掌握人物性格,掌握人物在特定戏剧情境中的情绪变幻,是运用眼神的前提,缺乏塑造人物的过硬内功,就无法用好眼神。演员表演时常用的眼神:望、视、瞧、瞅、瞟、瞄、盯、窥、瞥,还有所谓嗔眼、醉眼、愣眼、傻眼、洒眼、惊眼、泪眼、欢笑眼、细看眼等,在戏剧规定的此时此地此情景,到底运用何种眼神,全由人物的性格,人物的心理,人物的情绪所决定。用对了,人物的灵魂活灵活现,戏剧情景生动亮丽,用错了,人物性格分裂支离,戏剧情景糊里糊涂。所以说,演员磨炼并用好眼神这一内功,对于塑造人物性格,活现人物灵魂至关重要。

在戏曲表演中,人物之间的冲突是剧情发展的必然。在冲突中,眼神的传递与接触,通常会触动扮演者的真实体验,使演员的情感自觉激发出真实的火花。这时,理性的把握和感性的激发汇成一股力量,促使眼神的运用生动而自然。我在喜剧《龙井渡头》中扮演贪婪、自私、卑劣、狠毒的美娘,第二场《逼写离书》中,我在不同戏剧细节中分别运用了仰视、俯视、斜视、注视、凝视、逼视、轻视、鄙视、歧视等一系列的眼神来表现人物的骄横、绝情、残忍的“这一个”性格。通过多种富于冲剌力的眼神直逼朴实、谦和又爱面子的丈夫林绍,逼视,眼光如刀似剑;鄙视,眼里飞霜飘雪;凝视,令林绍如坐针毡;蔑视,教林绍浑身哆嗦。终使林绍难以抵档,步步退让,最后无奈依“我”之愿,写下休书让“我”改嫁。在表演过程中,我还不失时机地将各种眼神与观众充分交流,让观众透过这些眼神看清了美娘这一人物的丑恶灵魂,让观众在欣赏这幅人世间的“奇丑图”时捧腹大笑,使戏剧达到了辛辣的讽刺效果和强烈的警世作用。

戏剧演员的磨练与塑造责任编辑:陈老师    阅读:人次

澳门葡京娱乐手机版